2015年12月17日 星期四 乙未年 冬月初七
APP下载 公众微信号
当前位置: 主页 > 医疗食品 >
走访西安20家“24小时药店” 仅两家凌晨营业
发表时间:2017-10-16    来源:华商网-华商报  点击:

 

    得了“头疼脑热”的小病,相对于去医院,很多人更愿意去家门口的药店里,买点对症的药缓解症状。可一旦夜间有了小病,购药就成了麻烦事。

2013年,西安市182家药店曾承诺深夜营业,确保24小时售药,同年8月西安市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对外公布了这些药店名单。但4年过去了,华商记者近日走访却发现,市民夜间购药难问题并没有得到缓解,走访名单中20家“24小时药店”发现,凌晨仍可购药的仅有两家。

 
 

    >>市民讲述

    深夜买药 真难

    走遍高新区没找到一家24小时药店

    46岁的李师傅讲述了一个自己夜间购药的尴尬事。

    前不久,由于晚上吃了顿火锅,肠胃不舒服,到了夜里肚子里翻江倒海的,每过半小时就得上一次厕所。“拉得我都快虚脱了。除了腹泻倒也没有别的症状,这要是白天,吃点止泻的药就好了。可当时犯病是夜里,家里又没有药,这下可难住了我。”李师傅说,他并不抗拒去医院就医,可多年来养成的“大病去医院、小病进药店”的习惯,让他觉得即便是在深夜,还是找家药店买点肠胃止泻药又方便又省钱。

    李师傅深夜11点出门,驾车在高新区绕了好几圈,愣是没找到一家夜间售药的药店。“有好几家药店门头上写着24小时售药电话,可要么打过去没人接,要么就是说夜间不售药。”李师傅说他花了1个多小时在高新区寻找,结果一家夜间药店都没找到,最后无奈只好去医院排队、挂号、化验,开了肠胃止泻药和一些消炎药。

    “我深夜去找药店,发现找个上厕所的地方比找药店要容易的多。”李师傅打趣地说。

 

    孩子发烧无奈借来退烧药

    家有宝宝的,大多家里常备着一些应急的药,比如退烧药。可有时候不巧家里的备用药刚好吃完,或者因时间放的太久无法使用,一旦夜里孩子发烧,买药就成了尴尬事。

    “有时候感冒发烧,孩子白天是没有任何症状的,可一到晚上体温就上来了,弄得家长措手不及。”家住城东纺织城的康师傅说,“有天夜里10点左右,孩子入睡了,我们才发现他的体温有些高,一量38.2℃。这个温度一般都是靠物理降温,把孩子温度降下来。如果降不下来吃点退烧药,第二天再考虑去不去医院。”

    可当时深夜,家中又没有退烧药,康师傅只好出门找遍了纺织城的各大药店,同样是没有一家提供夜间售药。“最后给朋友打的电话,借了退烧药,算是对付了过去。”康师傅说。

    之所以不愿意去医院,康师傅解释到,当时依靠物理降温孩子好不容易已经入睡,要去医院就得把孩子弄醒。而且去医院,还得排队,扎针抽血,最后还是开点抗病毒和退烧药,把孩子折腾的够呛。“毕竟孩子之前生过几次病,当时的状况确实是吃点药就行,没必要去医院。”康师傅说,“可怎奈夜间药店不开门。”

 

    胳膊被划伤

    夜间就诊费用成倍涨

    “倒不是说医院乱收费,只是觉得医院对待患者有时候太过于严谨,让患者觉得花冤枉钱,尤其是夜间急诊。”王先生讲了自己的亲身遭遇。

    有次夜间收拾房间,不慎被翘起的金属划伤了胳膊。“伤口有三厘米长,深度不到两毫米。如果是白天受伤,在药店简单弄点双氧水冲洗一下,再消毒后包扎就行了。”王先生说,“可当时是夜里受伤,妻子出门找药店,在家附近转了好几圈,也有几家挂着24小时售药门牌的药店,却都已经关门了。家里又没有纱布和双氧水,最后在24小时便利店买了5个创可贴,横排着给伤口贴上。妻子怕伤口没有消毒,我只好去医院再进行处理。”

    王先生说,夜间去医院只能挂急诊,排队后开了一堆口服消炎药,又给伤口涂了不少药,最后包扎处理,花了快200元。“这样的伤口,我觉得简单处理下就行,二十块钱搞定的事情。”王先生说,“可晚上药店关门,家里又没有处理伤口的医疗用品,只能去医院。”

 

    >>凌晨走访

    电话自动回复:现在是热线高峰

    正是有着这样那样的突发情况,为满足市民夜间购药需求,早在2013年8月,西安市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就对外发布了全市182家24小时药店。这些药店分布在全市各区县,基本可达到全市居住区范围内方圆5公里就有一家24小时药店。

    近日华商报对这一名单进行了梳理,这些药店大多为连锁经营性质,涉及的品牌药店约30个。9月21日、22日两日凌晨,华商记者对其中20家不同区域、不同品牌的药店进行走访,发现仅有两家药店还坚持夜间购药。

 

    >>9月21日凌晨

    ■0:50 纺新街 泰生医药

    此时药店的卷闸门已经锁死,外墙醒目位置写着24小时售药电话。记者敲了半分钟后没有任何回应,随后拨打了该售药电话。

    “都这会了,关门不卖药了。”电话接通后对方说,“药剂师都下班回家睡觉了,怎么给你卖药?”

    电话那头称,这24小时售药电话是食药监局要求他们必须公布的。“食药监局要求我们写上24小时售药电话,但没要求我们必须24小时售药,这俩不是一个意思。”他说,“这会你在西安市能找到一家还在卖药的店,那也算稀奇了。”

■1:05 纺四路 泰乐和医药

    药店卷闸门已锁死,记者敲门超过半分钟无人应答。店门周围也未找到公布的24小时售药电话。

■1:20 纬什街 易圣堂

    药店营业面积较大,但无论是窗户还是大门,都已拉下了卷闸门。药店四周未找到公布的24小时售药电话。记者敲门超过半分钟无人应答。

■1:40 长乐中路 新乐大药房

    药店卷闸门已经锁死,记者敲门超过半分钟无人应答。药店店门四周未寻找到公布的24小时售药电话。

■2:15 伞塔路 同一药业

    药店卷闸门已经锁死,记者敲门超过半分钟无人应答。店门四周未寻找到公布的24小时售药电话。药店旁一家还在营业的小餐馆老板说:“这家药店晚上10点就关门了,里面没人,后半夜不卖药。”

 

■2:20 长乐坊 众信医药

    药店卷闸门紧锁,记者敲门超过半分钟无人应答。药店门口的灯光牌上写着24小时售药电话,可记者拨打多次无人接听。

■3:00 环城南路 怡康医药

    该店属怡康众多连锁店中较大规模的门店。此时该店的玻璃大门用链条从里面锁死了。华商记者敲门长达数分钟,店内没有一丝动静,同时也未发现门铃。在药店门头的霓虹灯醒目位置有售药电话,随后记者拨打了该电话。但电话接通后仅仅是系统自动答复:“现在是热线高峰,稍后会有人给您回电。好的产品值得您耐心等待。”

■3:30 北大街老百姓

    该药店墙上张贴着一份夜间售药明细公告,共32类70种,包括一些治疗感冒发烧、肠胃疾病的常见药品,还有针对失眠、醉酒、外伤等所需的药品。公示牌上写着,“夜间售药期间门店无药师在岗,不能销售处方药。给您带来的不便,敬请谅解。”

药店此时虽已关灯,玻璃大门紧锁,但记者敲了一小会门,店内便有工作人员走到了门前,隔着大门询问记者需要什么药。也许为了安全起见,工作人员隔着门缝收了钱后帮记者取来了所需药品,随后又隔着门缝将药和找零递了出来。

■4:00 东一路 广济大药房

    药店卷闸门紧锁,记者敲门超过半分钟无人应答。药店门口的灯光牌上写着24小时售药电话,可记者拨打多次无人接听。

■4:35十里铺 方舟药业

    药店卷闸门已经锁死,记者敲门超过半分钟无人应答。店门四周未寻找到公布的24小时售药电话。

>>9月22日凌晨

■0:15 长安区北长安街 长安大药房

    药店卷闸门已经锁死,记者敲门超过半分钟无人应答。店门四周未寻找到公布的24小时售药电话。

■0:40 东仪路 康安医药

    玻璃大门用U型锁从外面锁死,记者敲门超过半分钟无人应答。药店店门四周未寻找到公布的24小时售药电话。

■1:10 太白北路 文华药房

    药店的门头上写着昼夜药店,并公布了24小时售药电话。但卷闸门已经锁死,记者敲门超过半分钟无人应答,随后又拨打售药电话无人接听。

■1:50 桃园北路 利君大药房

    该药店铁栅栏门已经锁上,门头前滚动的LED屏幕上有该店售药电话。记者敲门不到半分钟,店内的灯亮了起来,一名工作人员走到了门口,隔着铁栅栏门询问记者需要什么药。工作人员隔着栅栏门在收了钱后帮记者取来了所需药物及找零。

■2:20 西二环丰庆路京兆药房

    卷闸门紧锁,未找到公布的24小时售药电话。在卷闸门中间留了一个长宽约20厘米的小口,似乎是用来夜间售药取药用的,然而记者敲门,店内无任何动静。

■2:45 凤城四路千好百草

    该店的玻璃门外面锁上了U型锁,记者敲门时间超过半分钟,屋内无任何回应,在该店未寻到24小时售药电话。

■3:00 凤城南路未央路路口 百福大药房这家名单中的24小时药店,如今已经改头换面成了怡康医药。大门紧锁,长时间敲门无回应。没有找到24小时售药电话。

■3:20 百花村瑞健大药房

    药店的玻璃门在里面用U型锁锁住,记者敲门1分钟,店内未有任何回应。门头上公布的有24小时售药电话,但记者数次拨打却无人接听。

■4:30 南门内 华远大药房

    该药店玻璃大门从外面用U型锁锁死,而且没有24小时电话,记者超过半分钟敲门,店内无任何回应。据该药店附近两家24小时便利店的工作人员说,这家药店夜间不售药。“(药店)早下班了,店里没人。”便利店的工作人员说。

■4:45 兴庆南路佰泰堂大药房

    药店门口悬挂着24小时售药电话,卷闸门已紧锁。无论记者长时间敲门,或是数次拨打售药电话,均未得到任何回应。

 

>>相关说法

    没有盈利,24小时药店越来越少,食药监局——

    无法可依,不能监管只能呼吁

    记者查阅相关法律法规,看到最早出现24小时药店这一说法的是2004年4月1日起施行的《药品经营许可证管理办法》第五条第5款规定,“开办药品零售企业需具有能够配备满足当地消费者所需药品的能力,并能保证24小时供应”。

    此外在2013年4月颁布的《西安市城镇职工基本医疗保险定点零售药店管理实施细则》第五条第5款中也规定到,“经营药品品种不少于1500种,并具备及时供应基本医疗保险用药,确保24小时不间断提供服务的能力,设有夜间购药窗口或值班电话。”

    “现行法规中提到24小时售药更多的是体现药店应当具备的能力而非经营状态。”西安市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相关负责人称,“它更强调的是在非正常状态下,比如战争、疫情、灾害等特殊情况下仍应当确保医疗用品的供应能力。但在一般日常状态下药店作为一个商业服务企业,它的营业时间应当是企业市场化考虑的自主决定。”他解释到,例如非典时期,西安市绝大部分商业场所歇业,但这个时候药店就必须要正常营业,正常的给市民供应医疗用品,如果药店此时也歇业,社会就会产生更大的恐慌。

 

    “可药店又并非一般性质的商业服务行业,它在市民日常生活中又承担着仅次于医院的作用。2013年食药监局走访了解到,市民对夜间购药是有一定需求的,因此,食药监局便组织全市药店作出一个自发的承诺,在全市范围内选出了一批能够夜间售药的药店,并对外公布。这份名单按各区县整理,基本可以保证居住区方圆5公里范围内都能有一家夜间营业的药店。”

    该负责人说,在召集这份名单时,确实有一些药店把这份名单当做免费宣传广告来对待。“我们当年多次夜间抽查时,名单中的绝大部分药店还是遵守了当初的承诺进行夜间售药。”该负责人说,“但随着时间推移,在没有任何约束或鼓励的机制下,因为夜间售药成本远大于夜间盈利,当初承诺的药店如今还在坚持的已寥寥无几了。”

    该负责人表示,将会重新对这份名单进行更新。“可夜间药店的种种问题没有解决,单靠我们呼吁、靠商家自发简单的更新这份名单,承诺势必还会成为一句空话。”他无奈的说。在无法可依,不能监管只能呼吁的情况下,只让驴拉磨,却没法给驴喂草的模式是很难长久的。 华商记者 谢涛 杨德合 摄影 陈团结


责任编辑:admin
分享到: 


陕公网安备 61050202000393号